今天是:

实验室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仪器 > 光学仪器 >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实验室资讯网时间:2018-06-03 点击: 百度搜索

【导读】在大学的时候,老师就说上辈子不孝敬爹和娘,这辈子才入玻璃行听起来是开玩笑的,可真正接触了,认识了,才理解了玻璃行业真的是一种艰苦的工作。耿彬经理笑着说,不仅工作时接触高温,要忍受火焰的长时间烘烤,而且严苛的质量要求必须要求全身心的投入,才能保证稳定和优良的产品品质。 耿经理是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的负责人。2002年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滨松,并在......
TAG标签: 滨松 光学玻璃 滨松光子

  “在大学的时候,老师就说'上辈子不孝敬爹和娘,这辈子才入玻璃行'听起来是开玩笑的,可真正接触了,认识了,才理解了玻璃行业真的是一种艰苦的工作。”耿彬经理笑着说,“不仅工作时接触高温,要忍受火焰的长时间烘烤,而且严苛的质量要求必须要求全身心的投入,才能保证稳定和优良的产品品质。”

  耿经理是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的负责人。2002年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滨松,并在接下来的这13年中,一直在这里从事着玻璃的相关工作。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玻璃制品部全体员工(二排右一)

  初遇滨松,与“热”同在的青春

  北京滨松的玻璃制造始于河北雄县的一个小工厂,地理位置偏僻,工作和生活环境都很艰苦,初期连玻璃窑炉都是租用的。2001年,滨松公司前任社长昼马辉夫先生实地访问后,为员工们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工作深受感动,决心投资在中国创建滨松自己的玻璃工厂,从而为滨松在中国建立光产业基地打造配套的玻璃材料和玻璃制品生产基地。2002年,北京滨松永清玻璃分公司诞生了。

  因在7月就入职了,因此耿经理也经历过“雄县时期”。那时,每日的工作从5点钟就开始了,由于通风设施简陋,玻璃的融化又需要1000℃以上的炉内温度,所以厂房内长期处于高温的状态,闷热难忍。雄县的日子着实辛苦,特别是对于一个刚刚从大学走出来,年级尚轻的女孩子而言。但她也咬牙坚持了下来。在永清玻璃厂成立后,条件也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北京滨松永清玻璃分公司

  永清玻璃分公司的生产分为玻璃熔制和玻璃加工两部分。玻璃熔制采用8缸位坩埚窑炉,拥有3座炉子,直接采用手工拉制及吹制工艺生产各种玻璃管、棒、外壳玻璃产品。十多年来,在融合传统的玻璃熔融、手工成型加工的基础上,陆续引进国内外多种先进的生产设备及加工工艺,搭建了较大规模的玻璃灯工制品生产线,年产各种玻璃外壳及芯柱产品60万件以上,既可按客户需求生产各种小批量、多品种、高精度的光电子玻璃材料及玻璃制品,亦可为客户提供来料加工服务。

  北京滨松的玻璃工艺技术最初是从滨松公司引入的,耿经理也曾到日本去研修了半年。除了延续工艺技术及严格的质量和生产管理手段,通过自身的发展,在玻璃和金属封接、非匹配玻璃过渡封接这两种技术难度较高的玻璃加工方面,拥有了较高的技术水平,其生产的产品除供滨松公司内部使用,还出口日本、意大利、德国等,并与西门子、东芝等建立了长期友好战略合作关系。

  2014年4月,玻璃制品加工生产线整体从永清分公司迁入廊坊光产业基地,耿经理也来到了这里,开始了新的篇章。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廊坊滨松光产业基地

  “有时,有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我回答说,‘我是做玻璃的’,然后对方脸上多半会露出很茫然的表情”耿经理笑着说。“不仅是外部的人员这样,连公司内的员工大多也不了解我们做的是什么玻璃,更不理解为什么我们的玻璃会有如此严格的质量要求。”

  耿经理认为,要让员工知道,你做的产品不是普通的瓶瓶罐罐或汽车玻璃,而是作为光电器件上非常重要的部件,关乎着终端产品的质量。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在廊坊玻璃加工车间中作业的技术工人们

  为了让员工们能热爱自己的工作,并能意识到工作的重要性,耿经理经常告诉他们这些"作品"的应用,比如外空间探测、石油钻井、医疗诊断等等,每一件事都非常重要,甚至有些还关乎人的生命,如果产品是用在医疗仪器上,产品的质量直接影响着仪器的精度和性能,最后左右诊断的准确性。

  “这样让他们能感受到这不仅仅单纯是个手工艺,责任感会更重,对自己这份工作也更加敬畏。想着给人治病检查的设备里,宇宙太空的探测器里,有你自己亲手做的产品,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且值得骄傲的事情呢!”

  玻璃制造,并没有那么简单

  玻璃的加工主要利用融化,做玻璃和玻璃封接、玻璃和金属封接,组合成更加复杂的形状,技术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在非匹配玻璃的过渡封接中,例如石英玻璃到钼组玻璃的封接,因玻璃膨胀系数差别过大而不能直接封接在一起,因此需要把7~8种膨胀系数渐变的玻璃结合在一起,中间有5种玻璃的连接,整体封接宽度不允许超过13mm,厚度仅在0.4mm~0.7mm,不但要保证多种玻璃的良好熔封,还要保持平整良好的外观,这种加工技术的难度是很大的。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石英过渡玻壳制品

  而这个技艺的传承主要靠口手相传,如今能够做这样比较高超玻璃技术的老一辈艺人都在逐渐退出,从全球趋势来看,越来越少的年轻人愿意去从事这项又枯燥又苦的工作,所以在国外这种工艺性技术在不断的流失。“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现在我们这方面做得还不错。”耿经理接着说,“如果说从头培养一个能够从事这个工艺的人,大概需要6年。这个东西悟性和刻苦缺一不可,培养中也出现了不少优秀的案例,这样一个工人最快的有只用了6个月就‘出师’了的。用心去观察和体会,下了真功夫,你才能够成功。”

  2006年北京滨松和德国西门子达成了合作协议,客户对产品的要求很高,手工加工要求精度零点零几毫米。而耿经理和她的团队,通过与西门子的合作,开发了数款X射线用玻壳和芯柱产品,其中一款用于计算机断层扫描用旋转阳极X射线管组件用的玻壳制品,将填补国内高端X射线组件用玻璃制品的技术空白。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X射线管用玻壳制品

  什么是匠心?践行比定义更重要

  玻璃的制造目前基本需要手工制作,因此除了质量,货期也更加得人关注。“滨松的工艺和人员都十分稳定,所以无论在质量还是货期上都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这主要得益于我们对人才的培养。”耿经理说道。

  北京滨松的玻璃技工都是自己培养的,大概在他们18、19岁的时候就进滨松了。玻璃制品部技工的平均工龄都在7、8年左右。人员的稳定是跟良好的工作环境,以及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分不开的。看似繁复枯燥的工作,也许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心智的磨砺,做出一个优秀的产品并不是那么困难,但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稳定地做出好的产品却并不容易。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一定的数量,同时保证产品的一致性、稳定性,这个则是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挑战。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廊坊玻璃加工车间

  “玻璃加工心境很重要,拥有一个好的心境才会用心做好产品,在其中体会乐趣。我一直告诉他们,咱们作为手艺人,应该追求精益求精,永远觉得自己的产品还有改善的空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样每天他们都会有新的追求。产品合格只是最低的限度,但是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现在制造业比较精良的日本来说,‘手艺’是一种很高的尊称。在德国,一个人被称为‘匠人’或‘大师’,这代表着很高的社会地位。现在中国大学生和研究生一抓一大把,但是能把一门技术做的很精通的人却是很稀缺的。设备可以买,厂房可以盖,但是只有人才可以把这些东西做出来。‘匠心’对我来说,就是专注、持之以恒去挖掘潜能与潜力,能够潜下心去精益求精。”耿经理有着自己对‘匠心’质朴的体会。可能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如何去定义它,而是在践行的过程中得到的对它的体会和坚持。

访北京滨松玻璃制品部负责人耿彬—— 别样工艺,匠心如一

一名工人正在认真的检查产品

  近年,在玻璃制品部中陆陆续续也涌入了新鲜的血液,不过在日渐浮躁的社会里,如今的年轻人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可能需要更坚毅的克己意识,而高要求的手工制造技能(有些要求达到微米量级)也是新人们必须通过自身努力来获得的。虽然成功不可能轻易获得,但这一程路,也是他们作为"匠人"潜修者所必经的吧。

  北京滨松是滨松光子学株式会社(滨松公司)与北京核仪器厂于1988年共同投资兴建的,是国内著名的以光电探测为核心的高新技术企业。滨松公司在华的全资子公司--滨松光子学(商贸)中国有限公司(滨松中国)负责北京滨松部分产品在国内的商务活动。

(本文来源:OFweek光学网 黯影冰风 )

(责任编辑:子豪)

TAG标签: 滨松 光学玻璃 滨松光子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 除标明《实验室资讯网》原创外,本网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 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