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实验室资讯网

【非典记忆】SARS背影——被遗忘的非典后遗症人群

实验室资讯网时间:2020-02-15 点击: 百度搜索

【导读】无忌影展:张立洁 SARS背影被遗忘的非典后遗症人群 岳春河,1971年生人,原北京同仁医院外科医师,因SARS后遗症被迫离开工作岗位 刘路平(化名),原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手术中心供应科护士。2003年4月24日,因接触受SARS病菌感染的医疗物品感染SARS,现有六处骨坏死。因肺功能受损,她已无法从事任何体......
TAG标签: 非典 SARS 非典后遗症

无忌影展:张立洁

SARS背影——被遗忘的非典后遗症人群

岳春河,1971年生人,原北京同仁医院外科医师,因SARS后遗症被迫离开工作岗位

【非典记忆】SARS背影——被遗忘的非典后遗症人群

刘路平(化名),原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手术中心供应科护士。2003年4月24日,因接触受SARS病菌感染的医疗物品感染SARS,现有六处骨坏死。因肺功能受损,她已无法从事任何体力劳动,只能在医院疗养,每周与家人见面一次。

【非典记忆】SARS背影——被遗忘的非典后遗症人群

影展地址

http://www.xitek.com/topic2009/zlj-yingzhan/album.html

作者专访

http://vision.xitek.com/interview/200906/30-22031.html

拍摄手记 2006年末,我随残奥冠军平亚丽等残疾人模范典型一起到北京小汤山疗养院院慰问正在进行康复治疗的非典后遗症患者——曾经的白衣战士们。他们大都停止了原有岗位的工作,“全职”治疗,绝大部分人都有严重的骨坏死症状,以及一些其他的后遗症,如肺纤维化、高血压等。现实的生活压力以及病痛的折磨使得他们对于英模们的演讲似乎没有什么兴趣,反而是对落实工伤保险这样的实际问题更关心。在初步了解了他们的处境后,我悄悄留下了坐在我附近的几个人的手机号码。

一位不愿意过多暴露自己真实身份的女护士长是我第一个开始联络的对象。她曾经在某大医院的妇产科工作,因为接触非典病人的医疗物品而被感染。对于采访,她患得患失的心态极具代表性,既希望有人关注,又怕关注多了医院不满意,给她停药。前不久,她打来电话说儿子找到女朋友了,希望不要再公开她的照片,为了儿子她不想再提了。

2007年春天是非典四周年的日子,我和杂志社的同事们一起开始了采访工作。非典后遗症患者多因在非典紧急治疗期间大量注射激素类药物,病愈后很快有人出现股骨头坏死症状,以及肺部功能障碍和其他药物副作用反应。大部分人丧失劳动能力,生活难以自理,最严重者已更换股骨头关节。而据现有医疗水平,人造关节难以再次更换,且寿命预计只有十几年时间,这就意味着他们中的很多人将不得不在床上度过生命的后半程。而绝大多数后遗症患者都已经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要么“退休”在家,病情严重者才有机会住在小汤山疗养,但相关的各种经济待遇、医疗费用、职务晋升问题未能完全解决。

由于特殊时期人们对未知病毒的极度恐惧,再加之非典爆发初期疫情信息不公开、透明产生的影响,非典病毒在北京肆虐……为最大限度保证人的生命安全,各种可能起作用的药物被应用于非典治疗,其中激素类药物,如强的松、甲强龙等,被超常规的大量使用,多者每日用量达几百毫克,是常规用量的几倍甚至几十倍。经北京、广州等地实地采访调查,正是这一关键性差异,导致北京出现了大量的骨坏死等后遗症患者,而广州的非典康复者几乎都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

这组新闻报道性稿件于2007年5月出版,然而事与愿违的是,我们的报道非但没有为他们带来太多实质性帮助,反而给他们中的一些人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麻烦。从那之后,当我再次联系其中某些部队医院医生的时候,他们都以各种礼貌的理由拒绝了我的拍摄要求。

与医务工作者相比,社会感染人群则表现出完全相反的、积极主动的态度,这些“普通”感染者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和必要的医疗、物质上的支持。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仍然坚持在不为人知的尴尬处境之中,每周三到北京那条著名的正义路去上访成了他们几年来从未中断的努力。

时间在慢慢冲淡人们对SARS的恐怖记忆,非典五周年之际正值5.12地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之际,人们无暇顾及。2009年5月,我再次来到号称7天建造起来的“小汤山奇迹”——北京小汤山非典医院的时候,周围也已经矗立起别墅楼盘……仿佛一切已经过去,但是谁也无法保证非典还会不会再来,正如2009年春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的大流行。“重大公共事件背后的政治叙事对人们生活造成巨大影响,这种可能性还在继续。”

当未知病毒侵袭人类,我们采取了不讲条件的“全民动员”的方式将风险分摊于社会成员,但当危机过后,曾经恪尽职守,在最危急的关头做出牺牲的人们是否应该得到精神上的抚慰?那些被无辜感染的普通人是否应该得到全社会的理解和实实在在的物质帮助?而现实情况却是他们从骨干变为毫无用处的包袱,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他们却没有得到掌声和赞美,反而不得不活在歧视和无力改变的经济困境之中。

拍下这些照片或许不能改变什么,但作为摄影师,让更多的人看到、了解,也许就是一切的开始。

(本文来源:无忌影展:张立洁)

(责任编辑:子豪)

引用地址:

TAG标签: 非典 SARS 非典后遗症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免责声明: 除标明《实验室资讯网》原创外,本网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 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